IRISMirror

全允冽→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CLOUDS云上的我们


by.允冽

无念无想就想快把这个捡来的孩子完结掉
之后一定要吸取教训
不要开自己不擅长的坑不要贸然下笔
小云你不要恨爸爸
爸爸知道错了QAQ

ch.6

曾经边伯贤认为喜欢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他年少无知为了某学长抛头颅洒热血,使尽了十八般武艺却还是无疾而终的时候。在小吃摊耍酒疯一边哭一边灌酒,呛着了就吐,吐完了接着喝,昏过去之前摔碎了喝空的最后一个烧酒瓶,他发誓他听到的绝对是心碎的声音。

然而第二天醒来只有要死的头疼和胃疼而已,他的心还是好好地跳动着,一点儿都没碎,只是不太有活力而已,嗯。坐在床上愣神儿了有二十分钟,不说喜欢,哪怕某学长有一点点心疼自己的意思,都不会这么暧昧不清地不拒绝也不理睬,到最后直接托人捎一张订婚请柬来的吧?边伯贤对自己说,不用心碎了,没喜欢过。

太难了。喜欢真难。

从那之后边伯贤就很佛了,四大皆空。本来张牙舞爪的性格迅速收敛,基本只跟合得来的人接触,默默为自己之前丢过的人买单。整天泡在空乘系的俊男靓女堆里,他努力使自己审美疲劳,他也确实做到了。所以到最后,能入了他眼的人就只剩当时被传为一眼万年的李东海了。结果没多久得知他东海哥居然跟个猴子在一起了,还是东海哥追的猴子。

边伯贤连打个电话去机组和他亲爱的哥哥确认的心思都没有,突然就更加无念无想了。看来不长成天仙模样,是不适合拥有爱情的。啊,我佛慈悲。

这种木木的思想一直顽固地持续着,哪怕他进入工作岗位,摘掉眼镜框并开始化淡妆,也成了别人眼中的仙子,外貌上的巨人,在自己心里他依然是那个矮子,拼了命地长高也没拍到喜欢的人肩膀的矮子。

“我怎么感觉你最近这么开心啊?”某同事见边伯贤哼着歌在茶水间泡咖啡,调笑道。“每次看你和朴灿烈一起总是说个没完,我们都插不上话的,以前怎么没见你话这么多。”

“是吗?”不喜欢和你们说话呗,边伯贤内心小小吐槽了一下,“可能是最近天气好吧。”

脑海中莫名一张露出来很多牙的笑脸。

“话说你不要老是霸占灿烈嘛,我们偶尔也想和他多接触接触。”某同事挤挤眼睛。

“嗯?我没有啊……”朴灿烈这么受欢迎的吗?“你们随便找他啊我无所谓的。”边伯贤是惊讶的,而且“霸占”这个词让他很不舒服。

也让门口的朴灿烈很不舒服。他眼中的光稍微黯淡下去,摇摇头,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步子迈得很大,边伯贤走出来的时候半个人影儿都没看到。

无所谓……吗?好像不是呢。

“呀白白那是我的杯子!”“有什么关系啊让我喝一口渴死了渴死了……”那么理所当然地用朴灿烈的杯子喝了水,边伯贤自己都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耍这种小心眼。明明从不用别人的东西,但是为了这种隐晦的间接接触一边窃喜一边快了心跳。

边伯贤得承认,人心不是石头做的啊……一颗初智齿,好像把什么都变了。

朴灿烈会是……吗?

一通胡思乱想的边伯贤回过神儿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航站楼几乎只有他会来的地方。这里还没有正式投入使用,人迹罕至,在那个落地窗前的长椅上,从来都只有边伯贤望着天放空的身影。但今天……

朴灿烈!边伯贤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一撤躲在了未开放的服务站里,捂住自己因为惊吓而狂跳的心脏。啊西什么啊为什么要躲啊……边伯贤觉得越来越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了,身体总比大脑反应快真的好烦啊。

“……好。再给我一周,就一周,我一定回去……”

哈?什么一周两周的啊。边伯贤听着奇怪,回去又是什么意思?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奇怪的事,莫名辞掉的高薪工作,机组突然的空降兵,明显不属于工薪阶层的黑卡……

朴灿烈果然就是朴董事长的儿子吧!这所有就是一个朴灿烈的微服私访而已吧……只是为什么非要骗我呢……边伯贤说不失望是假的,也许他之于朴灿烈,不过是一个偶然结识的平民朋友,合得来才在一起玩,等玩够了就要回到原来的人生轨道,之后并不会再有交集。

那瞬间过去的一幕一幕自作多情的场景又像刺一样狠狠扎进边伯贤心里,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团糟,根本不能再思考任何事情,也毫无理性可言,所以他只好落荒而逃。

而这些,无论是边伯贤心碎的过往,还是刚刚因为那些过往而产生的误会,苦苦哀求亲爹再多宽限他一周自由的朴灿烈都一无所知。

tbc.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