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o_纸轩

可爱的我都爱 love&peace

CLOUDS云上的我们

by.允冽

ch.5

自从到了机组之后,朴灿烈最讨厌的就是休假。不敢找边伯贤,怕他烦,顶多就发发line,可是毕竟隔着屏幕,如隔靴搔痒,朴灿烈浑身难受。

没见到白白的第三天,想他。

而且今天一上午边伯贤都不回他的line,朴灿烈无所事事瘫在沙发上,每隔五分钟看一眼手机,除了小小的烦躁还慢慢生出一阵没来由的心慌。犹豫了片刻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结果还是没人接。朴灿烈从沙发上弹起来,皱着眉头一次又一次打过去,毫无回应。这下再也坐不住了,朴灿烈抓起衣服就往外跑。

“东海哥?你知道伯贤去哪了吗?哦......他不接我电话......那,那你有他家钥匙吗?我想去看他一眼我怕他......哦好好好我现在去取。”

李东海撂下电话,耳朵因为朴灿烈的大嗓门嗡嗡响,在围裙上抹了把手,走到玄关把钥匙串上边伯贤家的钥匙给卸了下来。他此时正在李赫宰妈妈家,李妈妈非要做饭给他吃,仨人忙活了一上午,李东海实在是走不开。本来他觉得边伯贤不会有什么大事,让朴灿烈一闹搞得有点儿担心。

过了大概十分钟,朴灿烈来急吼吼地拿了钥匙就跑了。

李赫宰揉揉李东海的头毛,“能有什么事儿,这小子太小题大做了。”李东海心想也是,边伯贤身体素质不行但是绝对健康,确实不能有什么事儿。“吃饭吧。”

朴灿烈这架势,估计哪怕边伯贤扎个手流点儿血,他都得冲上去包扎个两三层。暗恋使人变傻?李东海心想我当初可没有。

其实不是朴灿烈太矫情,他是真的傻。

从小被保护到大,哪儿经历过什么危险,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只会尽力对人好,哪怕是一点伤都不想让人受,别说现在这种情况了。一想到电视剧里曾经演过的那些场景,朴灿烈感觉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

一路在交通违法的边缘试探,终于到了边伯贤家,朴灿烈急得插了几次钥匙才打开门。蹬了鞋就往里迈,直到亲眼看见边伯贤好好地躺在床上睡着,才稍微感觉到心安。

轻手轻脚走过去,蹲下,朴灿烈刚舒展开的额头又皱了起来。边伯贤睡得很不安稳,长睫毛抖个不停,呼吸也不怎么规律,小脸红红的。伸手探了下人的额头,顿时被吓了一跳。

边伯贤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只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脸,下意识地想,这谁啊怎么跟朴灿烈一样吵。

思想斗争了半天眼睛睁开一条缝,边伯贤只觉得自己怕不是还在做梦,要不然眼前怎么会真的有一只活生生的朴灿烈?

被使劲眨眼睛的边伯贤可爱到了,又觉得此时不适合笑出声,朴灿烈只好咧着嘴。“白白,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

边伯贤迷迷瞪瞪地坐起来,心想这什么表情,突然右脸一阵剧痛,疼得他呼吸都在抽抽,才反应过来之前的智齿估计是发炎了。

“我智齿好像发炎了。”边伯贤托着右边的腮帮子给朴灿烈看,“你看是不是肿了?”

朴灿烈这才发现人右脸确实比左脸圆了,慌忙起身,“都发烧了,挺严重的吧,我给你拿衣服咱们走。”

慢条斯理地套上裤子袜子上衣外套,边伯贤觉得好笑,朴灿烈才像发炎的那个,这给他忙活的。牙虽然疼,心情莫名特别好,低下头抑制不住地笑。

到了医院这些就都不是事儿了,发炎了乖乖拔牙打点滴就行。边伯贤怕疼,托着个腮帮子死犟,怎么也不敢拔。朴灿烈好说歹说,白白你想啊,打完麻药你睡一下就都结束了,哪能有你这么拖着疼啊?大夫说这位患者你就听你哥的吧,配合一下。

一句话气得边伯贤牙更疼了,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最后还是让哄上了治疗椅。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腮帮子已经不怎么疼了,用舌头轻轻碰了下空落落的牙床,边伯贤暗暗下决心从此再也不看牙医了,吓死人。适应了半天临时病房里白惨惨的灯光,边伯贤动了动僵住的身子,感觉左边被有点儿沉,头往下一撇,朴灿烈趴床上睡着了,再一看表,都已经半夜了。

这人可真实诚啊,边伯贤服气了。视线来到人胳膊上,边伯贤震惊了。几个小时之前的回忆恍恍惚惚翻回来,他当时疼得咬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还挺有弹性的,咬着咬着感觉好像好点儿,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着朴灿烈手腕上那两排细密整齐泛着血光的牙印儿,边伯贤终于知道自己咬的是啥了。这……这人不仅实诚,还有点儿缺心眼儿吧?回想这一天,边伯贤张了张嘴,到底还是移开了视线,心里却像被人打在了麻筋上,麻酥酥的还带一丢丢的疼。

趁着万籁俱寂,边伯贤也不得不静下心好好梳理一下他和朴灿烈的关系。说是同事确实好得过分,说是兄弟又觉得哪里不对,总让人感觉……感觉……

边伯贤不敢往下感觉了。单身太多年,心动这种词汇对他来讲已经足够陌生,曾经的一厢情愿也时刻告诫他清心寡欲。况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性子实在别扭了点儿,还是别让人不舒服吧。

可是,这种想要摸摸他的脑袋,笑着说谢谢,感受那双清澈眸子中只有自己一人的心情,要怎么解释?这种想要亲手包扎他的伤口,紧紧抱住他轻声说对不起的冲动,又要怎么抑制?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