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Mirror

全允冽→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CLOUDS云上的我们


by.允冽

赫海灿白/空乘AU/不道会不会ooc
文风很迷预警
然后一切地名机场名航班名各种名全是我瞎掰的有bug请选择性无视切拜
以上

ch1.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由于天气原因,原定于16:20飞往米兰的ML1123次航班无法按时起飞,起飞时间将另行通知,给您造成的不便请谅解。”

李东海听见这条广播的时候是真的很想去睡一觉了。

虽然他不会看云识天气吧,但就这么个灰了巴秃站外边都快看不清人的破天儿,谁都知道根本飞不了吧。他坐在休息室里都能感受到那些改签了三次的“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此时很不ok的心情。

但是李东海除了有点困以外倒是没啥不愉快,毕竟他一个自诩“经验丰富,能力突出”的乘务长,得给其他乘务员起表率作用不是。于是他又往李赫宰身上靠过去,瘦成个银鱼的人都快被他挤掉地上却还是蹭了蹭李东海的发旋儿。

坐在对面的边伯贤选择性眼瞎,伸手往李东海桌上的零食盒子里翻,看有没有能吃很久的东西用来打发时间。他的段位还没升成,手机就又没电了,充电期间总不能靠对面狗男男的狗粮活着吧。翻了半天也没有合适的,边伯贤恶狠狠地挑了个看起来最贵的,别开眼不看李东海和李赫宰。

视力总是下降,边伯贤觉得百分之二百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俩。俩人一天虐狗虐得是真·飞起,就算在天上,一个在驾驶舱一个在客舱,居然都不老实。李赫宰是他们的机长,李东海是乘务长,大家也不好说啥,所以在休息室里其他空乘都躲得远远的,只剩一个边伯贤在这当肉盾抵挡狗粮,其实他也很想撤离,但是他东海哥这儿吃的是真多,边伯贤想了想还是忍忍吧。

其实认识这俩人说来也老些年了,他俩在一起也有几年了,能一直保持这种齁甜的状态也挺了不起。一开始给边伯贤羡慕的啊,天天就想谈恋爱。然而对于他这么一个懒癌晚期,休假≈玩手机+冬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儿,脱单概率基本为0。再加上边先生还是个妥妥的颜控晚期,自己就长得好看,还天天跟一群好看的人工作。光李东海那张天仙儿似的脸就看了快10年了,愣是把自己的审美水平提到了非一般的高度,一般帅的都入不了眼。所以时间长了他那点儿澎湃的小心情也就没啥了。

然而边伯贤不知道的是,就是在这么个灰了巴秃的破天儿,老天爷把他的命定之人送到了。

TBC.

我这人比较容易拖更
大家请多多督促我码字
然后只涉及到一对cp的时候就只打一个tag啦
完整请戳标题的tag
哈特

评论(8)

热度(30)